来深圳的一个多月里

2020-06-08 01:57

深圳的夜伴着夏日的雷雨而来。冲完凉后,女生站在阳台上擦着头发对屋里人说:“今晚凉快,看来能睡个好觉。”

采访中,许多从外地来深求职的应届生告诉记者,“先就业再择业”的道理谁都明白,只是不到山穷水尽的时候,总是想再找找“更好”的工作。

在笋岗村“10元旅馆”的单间里,江凯快成“钉子户”了。他在午休时间带着记者来到这里。不到10平方米的房间内,三张上下铺围成一个圈。天花板上一个风扇吹出燥热的风。除了一位失业的中年男子躺在下铺睡觉外,其他几个也在找工作的年轻人正聚在一起聊天。

深圳市人才大市场统计,今年有近10万名应届生进场求职,7月份仍有近6000人次参加该市场举办的应届生专场招聘会。对于从外地来深圳找工作的“毕剩客”而言,首先面临的挑战并不是找到工作,而是如何在这座城市落脚。许多应届生都感叹,在学校找工作时的条件要好得多:校园招聘会就在身边,还能住宿舍、吃食堂,现在看来都是一种幸福。

交了5天的住宿费以及10元押金后,记者获得了女生宿舍一个床铺的使用权。进入女生房间前,要穿过放满上下铺的客厅。晚上7点,住客陆续回来,几个赤膊的男生躺在床位上,蜷着身体玩手机。客厅里没人交谈,只有手机发出的幽暗的光。

每天找工作回来,6个女生就挤在不到5平方米的空间里聊天、抱怨打发睡觉前的时光。即便聊得火热,她们也不相互问姓名,而是称对方为“超短裙”、“大喇叭”、“长腿妹”……

江凯并不知道这些每天住在一起的人叫什么名字。他的室友告诉记者,大家萍水相逢,不需要问姓名,吃饭时叫一声兄弟即可。

江凯说,如果没有这块“宝地”,在高消费的深圳,他恐怕早已“弹尽粮绝”。

除了上厕所,女生很少去客厅活动。“我有两套夏天的睡裙,住到这以后都没穿过。”一个已经住了半个月的女生告诉记者,要尽量少到客厅。

穿着职业套装、画着淡妆的“大喇叭”从位于深圳cbd的一家公司面试回来,她将路边买的两个馒头往枕边一甩,躺在床上开始描述那个19楼的办公室有多气派。

找了大半年的工作,丁勇说,现在独自一人“漂”在深圳,每过一天压力就多一些,“到现在还没找到工作,免不了被认为很差劲。”

“超短裙”放弃了内地的安稳工作来深圳闯荡,她说从没想到会沦落到这种地方,发誓要在用完100元的网吧充值卡前找到工作……

进入下半年之后,2014年应届生即将加入求职者大军,但已经毕业离校的2013年应届生的求职“战斗”还远未结束。今年4月,广东省教育厅预测:除了本省近万名毕业生外,今年外省入粤求职的毕业生将达到20万人以上,加上往年申请暂缓就业的毕业生,今年将有超过65万名高校毕业生在广东求职。“史上最难求职季”,难在哪里?

深圳市人才交流服务中心招聘业务部负责人连楚锋认为,正如“剩女”不一定素质差一样,离校未就业的应届生也不一定水平差。“从人力资源的角度来看,招聘时不存在最好的员工,只要应聘者的能力与职位相匹配就好。”深圳市人才大市场的调查结果显示,首先是用人单位最看重的是毕业生的工作热忱;其次是所学专业及对企业文化的认同度。连楚锋认为,有过大半年的求职经验,应届生对自己反而能有更深的认识,可以更好地考虑重新定位职业方向。

在工厂找一份技术维修的工作是江凯的愿望,但一个月来他只收到过流水线工人的面试短信。“流水线的工作太枯燥,把人当成机器用。”“90后”的江凯说,他不怕吃苦,但受不了没有成就感、无聊的工作。

许多应届生都感叹,在学校找工作时的条件要好得多:校园招聘会就在身边,还能住宿舍、吃食堂,现在看来都是一种幸福。

像这样“挑剔”的应届生并不少。有的嫌弃公司没有完善的员工培训体系;有的坚决不去劳务派遣性质的单位;还有人因为公司许诺的薪酬太高而觉得不靠谱……但也有不少应届生开始从自身找原因。“我之前太懒了,没有紧迫感。”肖辰告诉记者,春节前后她的很多同学都从江西的学校来深圳找工作,那时比现在机会更多,她后悔当时为了回家过年错过了好时机。学市场营销的姚东则后悔没有学好本专业,现在想找专业对口的工作既没工作经验又没专业技能优势。

在一帮“兄弟”中,江凯的大专文凭令人羡慕,因为不少人连高中都没读完。但江凯觉得睡在下铺的“兄弟”比他能干,这位伶牙俐齿的“兄弟”一天能接到好几个面试电话通知。江凯说,曾有面试者嫌他口音太重,听不明白。他不知道,下次面试会不会因为不标准的普通话而被拒。

在这间不配发钥匙的“宿舍”里,唯一一间女生房间没有门锁,只能从屋内插上插销,客厅以及另两三间卧室里住的全是男生。

冯勇则告诉记者,深圳的工作机会其实很多,特别是销售行业,但他有自己的要求:“卖保险、招生类的坚决不做,干这些有‘坑人’的嫌疑。”

来深圳的一个多月里,江凯一直生活在罗湖区宝安北路上段周边一公里范围内。这里的“人才市场一条街”汇集了五家人才市场,还有8元钱管饱的快餐小店,有10元一晚、挤满上下铺的廉价住处。

“先就业再择业”的道理谁都明白,只是不到山穷水尽的时候,总是想再找找“更好”的工作。

7月初,大专毕业后江凯从老家广西揣着2000元钱来深圳找工作。其中1500元是找工作的成本预算,剩下的500元是他在这座陌生大城市的生活费,不能轻易动用。

“我要求客厅里的男生晚上睡觉都必须要穿到膝盖的短裤,这里住的都是大学生,有素质。”在一间男女混住的“十元店”,老板一直向记者保证安全问题尽可放心。

今年6月,深圳市人才大市场对147名还未找到工作的应届毕业生展开调查,大部分人认为“缺乏工作经验”是求职难的主要原因,17.35%的人认为企业提供的发展空间不够,16.84%的人则认为企业的薪酬标准达不到期望值。

房东将女生房间的阳台封了一部分,隔出一个冲凉房,上厕所仍需到客厅。“趁大家没回来赶紧洗澡,早点去上厕所。”室友提醒记者。宿舍里唯一的厕所常常被男生挤占,晚上6点到12点间上厕所基本都要排队。

秦霞一直向记者强调,她不是找不到工作,而是“炒了老板的鱿鱼”。“公司的要求太多了,老板把自己的爱好当作企业文化来要求员工。”她告诉记者,录用她的一家公司要求女员工上班时必须穿民国时期的学生装,同事间见面要鞠躬,见经理更要“90度鞠躬”。

早餐是两个大馒头,下午2点在城中村的快餐店将中饭和晚饭一起吃,只要8元钱就能吃到两荤两素,可以随意添饭。每天开销不超过30元,一个月总共花费1300元,这与他在广西左崇市上学时的开支相差无几。身高1.6米的他,原先只有90斤,现在更加消瘦,面试的人常常看着他的照片说长得不像。

“花完1500元之前,要坚持找技术工岗位;如果只剩500元却还没找到工作,即使是流水线工人也要去干。”省钱对江凯而言,意味着能多点时间、多点机会找到心仪的工作。